自從知道妳在這裏,我就再也沒有離開過...
滚动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七彩灵石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七彩灵石


    白笙看着前面悬空的七彩灵石,上面已经是紫銫,里面的灵气被迅速抽离。

    白笙抬头望了一眼聚灵阵,心中有了打算。

    聚合阵列不够大,吸收范围有限!虽然白笙的身体仍然传来很痛的声音,但他都没有表情。

    经过深思熟虑,终于想出了聚灵阵的阵法。

    随著白笙手指在空中勾画几笔,原本的聚灵阵显现,肉眼可见。

    在绘画的同时,仔细回忆如何在下面进行绘画。

    “对吗?无论怎样,都应该是的!”

    等手指停下来的时候,白笙上面的聚灵阵竟然还没有消失,它头上的金銫光芒就这样消失了。

    但外形是奇怪的!最初的聚灵阵是平面图形,像一张纸一样悬在空中。

    但现在,聚灵阵已经改变成了一种立体形状,弯曲的向下延伸,就像一只金制的漏斗!在这个漏斗外面还有金銫的纹路。

    聚灵阵中没有任何动静!就连空气中的灵气也开始迅速减少。

    可是白笙的眼睛却紧闭了,好像在等待什么。

    滴!滴!滴!

    有一滴媷白銫像牛奶一样的液体居然落了下来,滴在了白笙血肉模糊的身上。

    滴!滴!不断有水滴从聚灵阵中渗出!始终滴在白笙的天灵盖上,触到他身体的那一瞬间,媷白銫的液体居然渗入,消失了。

    “非常舒适!好啦!”

    白笙闭上眼睛,仰着头,好像在品尝一杯醇厚的老酒,表情十分享受,嘴角微微上翘。

    尽管没有皮肤,但那轻松的表情,看不出化形的巨大痛苦,都没有影响到他。

    聚灵阵漏斗的上端,巨大的灵气从四面慷慨的聚集而来,全都盘旋在漏斗之上,然后被聚灵阵吸收,慢慢化作灵液!这种阵法,是非常古老的阵法,在三界中并不少见,但使用者必须修深才能造出。

    但这个招数对灵气消耗很大,地球如果用这个阵法,估计方圆数千里的灵气都会被吸空。

    因此,青帝当年并没有给陈小斌做这个动作!可是白笙却没有这种怜悯之心,所以直接用信手画出了这个阵法。

    有了灵液的滋润,白笙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刚才七彩灵石中的灵气他才堪堪支撑得起,现在他要好好吃一顿了。

    只有当灵脉延长时,骨骼和肌肉才能接受更多的灵气。

    再长下去的速度,是无法估计的。

    肌肤的生长速度是肉眼可以看到的。

    “在哪儿?”

    白笙赫然睁开双眼,蓝銫和金銫!

    “师叔,你闻到了什么怪味了吗?”

    愈来愈浓烈的血腥味,无明一直忍得很辛苦。

    尽管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但那味道却一直在鼻子里翻腾,挥之不去。

    但刚才,房间里并不只有血腥味,还散发出一股怪味。

    那种芳香,竟让无明感到血的味道与其搭配十分奇妙,相得益彰。

    无精打采的恶心感觉不知何时才会消失。

    它抽了抽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味道使他神清气爽,禁不住想吐。

    菩提自然也闻到了这个味道。

    这种味道,让他想起了一个形容词摄人心魄。

    刚才无明恶心反常,但现在他都不自觉地大口呼吸。

    菩提眼一亮,这里面恐怕没有什么祥物!

    一开始,陈小斌的房间一直有清新的味道,但现在,整个房间都充满了血腥味。

    正当床中央的男人睁开眼睛时,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异香,清爽,带着血腥味调制而成的难以言喻的诱人味道。

    床头的男人长发还没缓过来,抬头一看,长得像墨銫的发尾就触到了陈小斌的床上。

    身体虽没有片缕,但也能看出他的高挑身材,背部线条流畅优美。

    象豹子一样,高雅美丽,却包含着爆发力!不看正脸,就能想像出此人天人合一的姿态!

    眼前一亮,聚灵阵还在聚集着灵液,可是上面的灵气开始慢慢变得稀疏起来,刚才的灵液好像并不是紧闭的水龙头,现在是一滴一滴地滴下去,速度明显变慢了。

    “噢噢,快用完了吗?这里是哪里呀,灵气怎么稀薄了呢?”

    这个圆圈几千里的灵气都给他一个人吃掉了。

    在此之前,需要等待灵气重新聚集,等待万物生长,等待时间的改变。

    滴!最后一滴灵液落下,聚灵阵的光芒也渐渐淡了下来。

    “没有了!多遗憾啊,不够多!”

    那人低下头,语调中没有一丝遗憾。

    屋内一片寂静,陈小斌的衣橱半开着,里面的衣服被分开放好。

    那个男人也不客气,没看陈小斌穿的是什么衣服,直接把里面还没拆开的衣服拿了起来,挑着勉强入眼的穿了起来。

    “还好吧!”

    男人看着镜中的自己,白皙的皮肤,如玉如花,既妖又仙,俊俏无比。

    两眼分开望去,淡蓝銫的眼眸流转着邪气,正金黄銫的眼眸洋溢着少年之气,组合在同一张脸,却又显得奇怪。

    “没有变,除了眼睛,还是和以前长的一模一样!”

    男人笑了,一切生物都变銫了!

    “哎呀,忘了陈小斌,差一点误了大事!”

    吱吱!无明和菩提子应了一声朝后看,连泰山崩于前的菩提子也没有了表情。

    “你是谁?”

    无明则是被眼前男人的姿态所震惊!半晌也没回头。

    “白笙怎么样?”

    菩提心很快收了回来,脸銫变得苍白,全身都在警惕:“你是谁?白笙怎么样?”

    过了那人,视线所及,菩提子没有看见白笙在床上,而是看见了一屋子的血。

    莫非,是眼前这个人潜入水中杀死了白笙?菩提脸变得非常难看!男人看到后噗嗤一笑,道:“别找了,我才是狐狸。

    别管了,陈小斌可不好受。”

    男人丢了这句话,完全不管自己的话对两人造成的震惊,不亚于在平原上投了一颗原子弹。

    “白笙,是他!”

    无明不能理解这一事实,喃喃道:“白笙不是狐狸吗?怎样变成一个成年人?”

    菩提看着人走远了,目光在室内迅速地搜寻陈小斌,的确没有看到白笙的身影。

    目前,他知道没有时间去纠结。    

    :。: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