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知道妳在這裏,我就再也沒有離開過...
滚动当前位置: 第184章:危机解除

第184章:危机解除


    石定山也不是什么胆小鬼,他身体很灵巧,直接用右手向身上的陈小斌狠狠的一击。

    由于陈小斌的连环攻击,他连灵针都来不及幻化,直接就被打死了!谁让他是陈小斌呢!长时间以来都在和体内的魔种对抗!他习惯了一心两用,即使一边发狂,也能分清神来眼观八方!即使现在与石定山交战,也依然分神观察周围的情况。

    当石定山的拳头一打,陈小斌就已经觉察到。

    嘴上打了个钩,左手肘一弯,快点迎击!身体经过上一次魔气与灵气的双重淬炼后,再生了续骨,强度远不及常人。

    再者,陈小斌找来角度刁钻,朝着手骨最中间最脆弱点痛下杀手。

    石定山这一拳是用尽力气,想把陈小斌从身上打下来,而陈小斌也下得狠狠地迎接他。

    二虎相争,必有一伤!这时,就要拼谁的骨头硬!

    “咔嚓咔嚓!“

    “啊!!”

    石定山骨肉分离!那个骨头在皮肤上直接戳破了!此时此刻,他的惨叫从天空中发出!石定山的半截手臂垂下来,只剩下一层皮肉相连。

    嘿,陈小斌面无表情,这些血的味道刺激着体内的魔种!

    “你的血,把我弄脏了!“

    右手向上一拉,陈小斌的灵丝缩紧,石定山无法呼吸,整张脸都憋红了。

    正当他以为自己已死定时,陈小斌突然松手,缠绕在石定山脖子上的灵丝消失了。

    “今天我不杀你,留你一条命!你回去去告诉他们,不要招惹我!

    上面传来的陈小斌的声音,听不出有什么感情。

    他面无表情,其实自己也想直接杀了石定山。可是陈小斌从来就不是个狠心的人,他以前想的下杀手也只是废了对方的战斗力!但现在,他确实想直接杀了那个人。

    “还不快滚出去么!“

    陈小斌回头恶狠狠地盯着石定山,威胁道:“不然就杀了你!

    转过身去,陈小斌要好好地平息自己杀人域望。

    刚刚走了不到两步,陈小斌就感到了背后的寒风。

    石定山还想要取陈小斌的杏命,直接用还能左手动,化灵气剑,妄图直接刺入陈小斌的心脏!躲过闪避的陈小斌慢了一步,背后的衣裳被直接划开,一道血痕赫然其上,血不停的留着,边缘的肉都卷了起来。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那我可就就不客气了!”

    陈小斌目漏凶光,心中对自己杀人的域望无法抑制!魔种似乎又膨胀了一点,自己的伤口瞬间被灵魔气包裹,止住了鲜血。

    石定山也发疯了,被陈小斌打得面目全非,右手这样垂挂不动,左手握著灵刃,鱼死网破道:“我们只有死,没有任务失败!”

    “哈哈!“

    一个瞬间,陈小斌就直奔石定山而去,脸上诡异的表情十分恐怖。

    …石定山步履蹒跚地走出农舍,天銫已全黑,外面已无人在行走。

    身体愈来愈冷,不知是温度下降了,还是自己的生命消失了。

    “主人!“

    “陈小斌完了没有?”

    “上帝,我要死了!陈小斌是个强悍的人,可别大意,他是个非常非常强悍的人!”

    “什么!?是不是?”

    石定山说不出话来,只好静静地坐在车里。

    刚刚,自己还以为陈小斌可以被击毙,结果却没有。

    那个男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像一个恶魔,全身释放出杀气,在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灵刃就这样插入了自己的心脏。

    又靠近耳边,轻轻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说:“我给你时间报个警,你现在的心还能撑半个钟头,因为我弄到的伤口很小,割断的心肌还能按原来的方式运转。

    但如果你报告了我的情况,如果你把手拿开,你将在一分钟内死亡。

    你自己选您吧!”

    石定山从来没有想过死都是那么轻松,此刻他想死都那么难!

    陈小斌松了一口气,眼前的这位壮汉已经不能够再威胁自己了。

    如果他空手攻击自己,那么马上心脏供血就会出现严重的问题,那么他就会当场死亡!转过身去,没有耽搁,他必须地控制自己。

    他不知道石定山是怎样从农舍里走出来的,但整条小路都在滴血!他自己知道,一分钟死亡倒计时已经开始了!但遗憾的是,他话没说完,手机却滑离了他的手中,只留下手机那头的声音大叫:“石定山,石定山!”

    他趴在方向盘上,就这样失去了心跳,结束了生命。

    谭门的议事厅现在安静得连一根针都听不清了。

    “他说什么了?杀掉了目标没有?”

    这位神父的脸銫看起来很难看,沉默了半晌后弱弱说:“他死了

    “什么,死了?!“

    大厅里的其他人都不敢相信。

    “石定山可是暗门里有一把好手,怎么会死呢!

    一位七杀堂的堂主无法相信,自己得力的部下竟然如此不知情地死去。

    “是的,只是说那小子很强,别轻敌!他的语调很虚伪,我想知道他死前受过怎样的折磨“

    谭门宗主忽将手中的手机恶狠狠地砸在地上。

    “不管要花多少钱,一定要把这个陈小斌碎尸万段!否则,未来就成了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炸!”

    “别急,先别急,我们一定会把他救回来的。否则,我们就不知道死亡的原因了

    讲话的人,前额有一道刀疤,整个人气质非常沉着。

    “我说沈老疤,你这个顾首顾尾的人什么时候可以改掉!难道不是个笨蛋么?让我来,分分钟解决你!“

    七杀堂的堂主很嚣张的离开

    “不要忘了石定山,那是一把好手啊。”

    刀疤男士没有动怒,而是平静地说。

    “然后呢!这孩子还不够老练,空有大块头,要是我也能杀了他。”

    “可是,那人却让石定山有机会打电话,却偏偏没打多久。”

    这个时间掐准了,这是最可怕的。

    “那小子现在也没有好果子吃,杀不了石定山,这才让他苟延残喘!你说句话,魏老二!不要像哑巴一样站着。”    

    :。: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