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知道妳在這裏,我就再也沒有離開過...
滚动当前位置: 第15章 青帝的学费

第15章 青帝的学费


    是啊,青帝就是传说中的闷骚型,外型看上去很普通,但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他其实玩心很重。

    青帝想了想,自己也差不多要回去了。

    “学习这种乐器要交多少学费?“

    陈小斌不经意间看到青帝面无表情的样子,顿时惊慌失措。

    “慢慢来,青帝这个表情,演得这么成功,怎么表情不对啊!“

    陈小斌惊慌失措,“慢慢来,怎么皱眉头呀!”

    而关书意的目光却望向车外,她忽然想起自己以前也这样玩过。

    突然,三个人都安静下来,各自思考着。

    在这些人中,陈小斌是最痛苦的,他睡得迷迷糊糊,却总是做噩梦。

    梦见青帝非常不满,直接剥夺了他经营客栈的资格,让他失忆,然后把他从客栈赶出来。

    今天早上,陈小斌是顶着熊猫眼来到了前台。

    昨夜在床上翻来翻去,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这个旅店他什么也不知道。

    如今惟一知道的是,这间客栈是开着挂着的,问的好像都不是凡人。

    他的职责是管理这个客栈,并等待那些神明的到来。

    但其他的呢?他对这个客栈的情况一无所知!在这家客栈干了多久,他一无所知!

    当然也不知道,如果他做了坏事激怒了这些大人物,将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他把这一切想得一团糟,折磨了陈小斌整个晚上。

    “现在看来,要知道答案,突破口只有于青帝身上了。看来我得想个办法套青帝的话。”

    “冯老头啊冯老头,你怎么什么也不交代?你也不怕我搞砸了。”

    首先要解决昨晚青帝的问题,他看起来很不满意啊!

    陈小斌心事重重,一路走下来,脚步声音很大。

    由于过于沉溺,在二楼楼梯转角直接撞上了晨跑回来的关书意。

    自关书意自从病好了以来,她下定决心要珍惜自己的身体。

    她有晨跑的习惯,早上跑完步回来直接上楼梯,不料在拐角处就遇见了陈小斌。

    由于关书意跑得较快,又碰上了楼梯顶上一格,力的反弹让关书意失去了平衡,倒了下去。

    “完蛋了!”

    这时关书意想到了这三个字。

    幸运的是陈小斌反应及时,拉了她一下,因为用力过猛,关书意狠狠地撞到陈小斌怀里。

    陈小斌的下巴正好碰在关书意的脑袋上,两人都受了伤。

    青帝下来吃早饭时,看到了这样一幕。

    关书意一直都很伤心:“为什么运气这么差!我跑这么大声的上楼,你都没听见!气坏我了,我要去拜拜,转运!”

    由于理亏,陈小斌一直没回话。

    而且,他的下巴确实磕得很痛。

    “运气?运气不好?”

    “我想知道学费要多少钱?

    青帝也有自己的烦恼。

    “你要把挡灾的东西转走吗?“青帝问关书意。

    “啊?怎么啦?”

    “学费!“

    “好,拿过来!“

    关书意直接向青帝伸出了纤纤玉手。

    青帝信手变了一个玉人放了下来。

    关书意看不懂,怎么变的?魔法?

    但立刻她就被手上的玉转移了注意力,两只手之间躺着的玉大概大拇指大小,看起来像是原石。

    但不知为什么,放在手心的时候身体突然有了很熟悉很舒服的感觉。

    关书意不知道,这块玉石是青帝炼成的玉符,里面含有青帝的灵气,跟她一起服用九转玉露丸的人,身体一定有些感觉。

    “是玉!这个有点贵,我不能接受。”

    关书意把玉石递回青帝:“开玩笑的,而且我也没有教过你!“

    “不要这么说,也不要说这东西贵重。”

    青帝坚持,关书意只好答应下来。

    总之她也是见过不少好东西,虽然珍贵,但也不是无价之宝,青帝住在这里,财大气粗,自己坚持不收就是不懂事。

    旁边的陈小斌很意外,为什么关书意并没有大吃一惊?青帝给她的是不是普通的玉?

    陈小斌找空跟关书意要来看玉,关书意不介意,就把玉给了他。

    玉一到手,陈小斌脑中闪过一句话:“三元消厄符,可挡煞三次,逢凶化吉。”

    教青帝弹吉他,得宝玉符,能挡劫煞三次,陈小斌羡慕无比。

    后来通过与青帝的聊天,逐渐了解到超级客栈的起源和存在的原因。

    三进制消除符!挡住煞车!一举两得!陈小斌一下子明白了,看来青帝是因为刚才关书意的抱怨,所以才把这件事当作报答。

    青帝这个人看起来似乎疏远了,但实际上他的心很柔软。

    并且在相处熟悉之后,他会对旁人更加宽容。

    陈小斌心里打了个小算盘,他已决定要从青帝口中得知客栈的秘密。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关书意毫不客气地把玉石取了回来:“我说,这也不是什么好玉,用得着看那么长时间?

    “不行,能挡煞也不行吗?”这女人胃口还真大。

    关书意撇了撇嘴,“怎么说?你真的认为玉能挡煞吗?这只是一个卖玉商人的销售策略而已。”

    讲完又开始上下抛玉。

    陈小斌听出了蹊跷,为什么关书意不好奇?关书意读不懂玉符的信息吗?

    陈小斌试探着说:“你知道吗?这玉是来头不小,你知道它的名字吗?”

    陈小斌紧盯着这位关书意的表情,丝毫不放过细节,但关书意只是一脸不屑,脸上写着:你继续吹吧,好吧,继续吹。

    陈小斌顺杆子上坡:“三消符!”

    关书意听后道:“你最近看的是什么玄幻小说,这么玄乎的名字你也可以随便胡扯!”

    接着,陈小斌断定,“看来,这些宝物,应该只有自己能读懂其中所蕴涵的信息。”

    就综合而言,上次关书意吃药也起了作用,可以推测普通老百姓用了也能起作用,只是他们不知道宝物的身份。

    不管他知道什么消息,至少旅店主人的身份还是有一定的权力的。

    陈小斌眼睛一亮,紧张地搓着双手,决心尽快从青帝那里开始打探。

    照冯爷所说,他十一年才接待了十三位客人,不知青帝一走就是猴年马月!    

    :。: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